您现在的位置:炉石传说 >> 新闻资讯 >> 精彩推荐

炉石传说艾泽拉斯的大事件

2018-6-19 21:53:17 作者:祭雨天伤 来源:网络

  克罗米的四张历史事件牌,你知道它们最初的故事吗?

  大家好,我是祭雨天伤,不知道大家对这次时光酒馆活动感觉如何?加入28张后的竞技场上演的究竟是捕鱼达人还是老人与海?我们究竟是否应该改变思路来提高自己竞技场的胜率?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很重要,不过这又与我青铜龙旅社负责人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我们来说说专属卡中的一张传说随从——克罗米给大家洗入牌库的四张牌:开启黑暗之门、逃离敦霍尔德、净化斯坦索姆和海加尔山圣战。

 

 

  青铜龙的宿敌永恒龙也正是通过对这四个历史事件的干扰来达到毁灭艾泽拉斯的目的,那么这四个历史事件究竟在艾泽拉斯历史上有多么重要的地位,才会被如此重视呢?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亲身体验一下。

  本旅社第一次的活动,就是带大家穿梭时光的乱流,以一个纯粹旁观者的角度来了解这个四个“艾泽拉斯大事件”。大家当成在看全息模拟电影就可以了,不过要跟进队伍不要乱走,时间旅行可不是个随意的事情。

  一定注意,要遵循时间旅行的法则,即使结局注定悲剧,也不能去修改既定事实。

  第一幕 开启黑暗之门

 

  历史意义:整个魔兽系列故事的开端,波澜壮阔的兽人战争开端,可以说如果这个既定事实被修改,之后无论是天灾降临还是部落成立都不可能会发生。但毕竟萨格拉斯已经盯上了艾泽拉斯,燃烧军团的入侵不可避免,被古神腐化的死亡之翼也随时准备摧毁这片大地,无人知晓如果黑暗之门没有被开启,艾泽拉斯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重要程度:★★★★★

  主演:麦迪文、古尔丹。

  参阅文献:官方小说《部落的崛起》、《最后的守护者》、《黑暗之潮》,电影《魔兽》。

  我最亲爱的客户们,你们好呀,这里是黑色沼泽,是麦迪文在艾泽拉斯打开黑暗之门的地点,哦,那个黑袍法师就是麦迪文,请不要打扰那个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的家伙,他做的这件事对时间线非常非常重要,在等待他完成仪式的这段时间,让我们来讲讲这段故事好了...

  燃烧军团的创建者萨格拉斯,早在距今一万多年前就盯上了艾泽拉斯这颗星球,不过他的第一次入侵被暗夜精灵阻止。距今三百多年前,萨格拉斯再次入侵艾泽拉斯,当时身为守护者的艾格文击败亲自上阵的萨格拉斯,并将它的尸体封印了起来,阻止艾泽拉斯毁灭于燃烧军团之手。

  然而,萨格拉斯早就趁机潜伏在艾格文体内,寻找从内部夺取艾泽拉斯的机会。提瑞法斯议会认为艾格文的力量不足以再担任守护者一职,尽管艾格文对此嗤之以鼻,但她也对与恶魔的战斗感到了疲倦,最终双方互相妥协,艾格文可以交出守护者的能力,但必须由她自己选定继承者。

  她找到了暴风城的宫廷魔术师聂拉斯·埃兰,与他风流一夜后怀孕了,她独自在森林生下了一个男孩,并取名为麦迪文,将守护者之力悉数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之后就将他托付给父亲抚养,自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而潜伏在艾格文体内的萨格拉斯终于找到机会,附身在了麦迪文身上,在麦迪文14岁那年,他母亲留下的守护者力量开始觉醒,萨格拉斯也趁机夺取了麦迪文的意志,在这种冲击下,麦迪文陷入了长达六年的沉睡,在他苏醒之后,萨格拉斯已经掌控了这具身体,尽管麦迪文不断抗争来取得自我意识,但总体上一切都向着萨格拉斯期望的方向发展...

  在另一个星球德拉诺,生活着一个信仰萨满教义的原始却温和的种族:兽人。而这个星球不寻常的最大原因,是这里隐藏着一些“燃烧军团的叛逃者”——德莱尼人。两万五千年前生活在阿古斯星球的德莱尼人被萨格拉斯盯上,它诱惑德莱尼人加入燃烧军团,当时德莱尼人三位首领其中的两个——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都选择跟从萨格拉斯,只有维纶受到纳鲁的指引,带着部分族人逃离了阿古斯。

  基尔加丹对维纶的这种“背叛”感到难以置信,他在成为燃烧军团的一员后,一直在寻找着维纶的下落,当他发现维纶隐藏在这颗名为德拉诺的星球后,一个计划在他脑海中形成,他不断向兽人首领耐奥祖渗透邪能和术士之道,并假装先祖之魂,欺骗耐奥祖说德莱尼人会给兽人带来毁灭。

  尽管耐奥祖在中途意识到了基尔加丹邪恶的计划,但当时已经是大厦将倾,基尔加丹转而培养耐奥祖的学徒古尔丹作为爪牙,在他的劝诱下,兽人纷纷喝下魔血,将德拉诺上的德莱尼人几乎屠杀殆尽,这颗原本十分富足的星球也正因为魔能的侵蚀而逐渐走向崩坏。

 

  率先喝下魔血的正是格罗马什·地狱咆哮,当然这个宣传片里他没有喝

  兽人如果继续留在德拉诺,等待他们的命运就是与这个星球一同灭亡,古尔丹向基尔加丹寻求解决的办法,而恰好此时基尔加丹联系到了附身在麦迪文身上的萨格拉斯,至此,燃烧军团入侵艾泽拉斯的计划已经接近完美。

  古尔丹和麦迪文,或者说和萨格拉斯,敲定了兽人入侵艾泽拉斯的计划,古尔丹为兽人们展示了富足的艾泽拉斯大陆。兽人不甘心这样毁灭,听从古尔丹的话开始建造黑暗之门,并由麦迪文打开这扇连接艾泽拉斯和德拉诺的大门。

  之后的故事,也全部由此展开。黑暗之门的开启是时间线的重大节点,希望各位不要轻易干扰这段历史,它太重要了,哦,麦迪文的仪式结束了,让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第二幕 逃离敦霍尔德

 

  历史意义:萨尔逃离敦霍尔德城堡,并逐渐成长后解放了关在集中营当中的兽人,并最后建立了新的部落,如果萨尔没有成功从这里逃出去的话,恐怕部落就会不复存在了,兽人最终可能会迎来相当悲哀的结局,联盟和部落的对峙局面也不会形成。

  重要程度:★★★★

  主演:萨尔,特蕾莎,布莱克摩尔

  参考资料:官方小说《氏族之王》,暴雪游戏《氏族之王》

  大家可以睁开眼睛了,虽然可能连一分钟都不到,但周围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两次兽人战争都已经结束,以人类为主的联盟大获全胜,并在各地修建了集中营来安置被俘的兽人,我们眼前的敦霍尔德城堡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它的主人叫做布莱克摩尔,这位野心极大的大领主在雪天狩猎的过程中捡到了一个兽人婴儿——霜狼氏族首领杜隆坦的独子。他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培养这个婴儿成为兽人的领导者,从而控制整个兽人部落。他将这个婴儿起名为萨尔,意思是奴隶。

  布莱克摩尔的副官,塔米斯也想要出人头地,在萨尔不肯进食的时候,他让自己的妻子为萨尔喂奶,在断奶前的一年时间里,塔米斯家的女儿特蕾莎将萨尔看作了自己的弟弟,构建超越了种族的亲情羁绊。不过很快萨尔就被布莱克摩尔带走了,学习如何作为一名角斗士去战斗,以及顺便去学习人类的语言、知识甚至思维方式。

 

  萨尔的居住条件真心不咋地

  在这过程中,特蕾莎和萨尔有了一次照面,此时的特蕾莎失去了自己真正的弟弟,因此这个与她生活了一年之久的兽人,在她心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两人暗中依靠信进行秘密交流,特蕾莎也给萨尔送了许多布莱克摩尔不可能让萨尔读到的书,逐渐对自己的种族有了一些了解。

  在之后的一次角斗中,萨尔被迫连续战斗九场——为了布莱克摩尔能得到大量的赌金,然而在最后一场,他失败了,几乎失去了生命,然而布莱克摩尔还是对奄奄一息的他进行了殴打,萨尔无法忍受这种生活了,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决定从这里逃走,他写信给自己最信任的人,也就是特蕾莎,希望她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特蕾莎放了一把火,混乱中的萨尔逃离了自己的住所,或者说自己的监狱,披着一个宽大的披风,逃离了敦霍尔德与特蕾莎在一个山洞会面,特蕾莎给了萨尔一些生活必备的物品,并给了一个银项链作为信物,如果萨尔想要找她,就把项链放在一个树桩上。之后两人分道扬镳,萨尔找到了格罗马什·地狱咆哮,见到了自己的族人,了解到了萨满教义,开始解放集中营,接替奥格瑞姆成为兽人首领,最终攻克了敦霍尔德,与布莱克摩尔一对一战斗获得了胜利......

  好了,这就是萨尔逃离敦霍尔德的故事,哈?你们说我隐瞒了什么?那些都是不影响时间线的小事啦.,没必要去讲的.....如果不是你们执意的话,我是不想再去说那个悲伤的故事的,布莱克摩尔看上了特蕾莎,并让她做了自己的情人,这就是你们眼前两人表情那么悲伤的原因。

  在萨尔解放敦霍尔德之前,他把项链挂在了约定的地点,见到项链欣喜若狂的特蕾莎瞒着布莱克摩尔去找了萨尔,两人进行了交谈,萨尔表示自己打算去解放敦霍尔德,但如果人类愿意投降,他就不会动用武力。特蕾莎认同萨尔的做法,为了避免被怀疑,她回到了城堡,而等着他的,是早已守在门口的布莱克摩尔。

  第二天,萨尔遵守约定劝降人类,这是绝对的兵力差距,敦霍尔德的部队毫无胜算,而布莱克摩尔却发疯似的拒绝了,并把一个东西抛下了城楼——特蕾莎的头颅。

  暴怒的萨尔攻陷了敦霍尔德,却还是克制住了没有进行杀戮,单人进入了熟悉的角斗场,没有使用萨满的能力,而是作为一个角斗士和布莱克摩尔进行了最后的角斗......

  这位野心极大的领主,最终死在了他所培养的利刃之手,如果他真的能纯粹执行他的野心的话,艾泽拉斯的历史可能也会因此变动呢,但欲望是智慧种族所共有的,只能说无论对谁来讲,都是个很哀伤的结局呢。

  那边的两位也准备离开了,我们也走吧,正是因为不知道未来,才会去拼搏啊。

  第三幕 净化斯坦索姆

 

  历史意义:阿尔萨斯王子堕落的真正开端,在这之后他追杀玛尔甘尼斯到了诺森德,拔出霜之哀伤成为巫妖王的奴仆,带领亡灵大军席卷了整个东部大陆,召唤了阿克蒙德入侵这个世界,并在燃烧军团失败后,抵达诺森德击败伊利丹,最终成为巫妖王。如果没有这件事,天灾或许还会降临,但能否有这么大的威力,就难得知晓了。

  重要程度:★★★☆

  主演:阿尔萨斯,玛尔甘尼斯

  参考资料: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人族战役,官方小说《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

  哇,到处都是尸体和烧焦的味道,看那个被圣光笼罩的年轻圣骑士,这些大部分都是他的所作所为,是不是非常难以置信?呃,他似乎准备继续屠杀了,未成年人不要看的好。

  斯坦索姆是洛丹伦除王都外最大的城市,巫妖王耐奥祖指使诅咒教派在洛丹伦散播瘟疫,洛丹伦的王子阿尔萨斯一直在追查这个事情,但一切已经晚了,带有瘟疫的粮食已经在斯坦索姆当中发放,吃下去的居民很快就会变成丧尸的。

  说到阿尔萨斯,可是个有理想抱负的王子,和被圣光庇佑的圣骑士,只不过在一次次挫折当中感到了巨大的无力感,也正是这样被巫妖王盯上,一步步将他引到圈套当中。执行这个任务的,正是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

  在一小时前,阿尔萨斯的前女友,他最相信的人之一,吉安娜还在。还有他作为圣骑士的导师,乌瑟尔。他认为要想阻拦瘟疫,必须将城内的感染者全部杀光。乌瑟尔肯定不赞同他的意见,但孤注一掷的王子选择以未来国王的名义命令乌瑟尔去屠杀,老圣骑士无法答应,他认为阿尔萨斯已经疯了,带着自己的部队离开了。

 

  在崩溃边缘的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将希望寄托在吉安娜身上,而这位法师也无法赞同阿尔萨斯的决定,她同样选择离开,只留阿尔萨斯带领着少部分的军队,进行......屠城。

  恐惧魔王在城中摧毁建筑,将屋内的居民转化为丧尸,阿尔萨斯无法忍受这种行为,他与这位恐惧魔王进行屠杀竞赛,在居民转化为丧尸之前,杀了他们。

  屠杀竞赛,阿尔萨斯赢了,在他即将追到玛尔甘尼斯之前,恐惧魔王消失了,丢下一句:“在诺森德决一死战吧,那时候真正的命运会向你揭示。”

  之后的剧情我们应该都比较了解了,只是有件事非常发人深思,阿尔萨斯从一名正义的圣骑士,最终堕落到弑君弑父,尽管克尔苏加德和玛尔甘尼斯的诱导起主要作用,但真正的原因,或许是那种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和被最相信的人怀疑的孤独感吧。

 

  阿尔萨斯回到洛丹伦,之后就是无尽的杀戮

  如果有人能在这个王子崩溃之前拉他一把......哦不,要记住我们是不可以干涉时间线的,这里也不是什么能安心聊天的场所,我们去最后一个地方吧。

  第四幕 海加尔山圣战

 

  历史意义:阿克蒙德带领的燃烧军团打算毁灭世界之树,如果没有被阻止,艾泽拉斯可能会被燃烧军团毁灭,没有什么分析意义的结局,真正意义上的背水一战。

  重要程度:★★★★★

  主演:玛法里奥,泰兰德,萨尔,吉安娜,阿克蒙德

  参考资料: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暗夜精灵战役

  这里是海加尔山,世界之树所在的地方,这下面就是永恒之井哦...你们问下面那些废墟是什么?为什么建筑风格不太一样?那当然,下面曾是人类,兽人和暗夜精灵的三个基地,只不过都被阿克蒙德毁了,那个恶魔头子现在正想爬上这棵世界之树,去吸收这它的力量,如果成功的话艾泽拉斯就没人能抵挡他了,不过不用担心,这是一个陷阱。

  之前我们所说的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大军攻陷达拉然,取得了麦迪文之书,打开传送门让污染者阿克蒙德降临在了艾泽拉斯,一个先知劝说了库尔提拉斯的公主吉安娜和兽人的领导者萨尔逃亡这里——卡利姆多避难,双方发生了一些摩擦之后,还是在先知的帮助下结成了同盟,为抗击燃烧军团做准备。

  原住民暗夜精灵尽管也分别和双方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但在知晓燃烧军团降临后,在先知的引导下组成了三族同盟,共同抵抗燃烧军团。

  只不过最后的一道工序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只好通过战斗来争取,凡人种族没有击败阿克蒙德的力量,只能在拼尽全力的抵抗后撤退,阿克蒙德自己也相信着这一点,在碾碎那些扰人的虫子后,世界之树就在眼前了。

  兴奋的他没有想太多,开始向上攀爬以去吸收世界之树的力量,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正在踏入陷阱。

  听,玛法里奥吹响了号角,远古的灵魂小精灵在阿克蒙德身边聚集,灵魂们汇聚成一道强大的力量,流,笔直的冲入阿克蒙德的体内,引发了巨大的爆炸...不用担心我们的位置是安全的,不过不要直视爆炸哟,对眼睛不好。

 

  被小精灵干掉的阿克蒙德

  阿克蒙德被这样彻底的消灭了,纵然是他也承受不住那么大力量的冲击,凡人最终取得了胜利,艾泽拉斯再一次从燃烧军团的魔爪下躲过一劫,不过来自未来的你们恐怕已经对它们的入侵习惯到厌烦了。

  顺便说一下,那个神秘的先知正是麦格文用尽自身力量复活的麦迪文,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萨格拉斯的人格,作为赎罪,他让三个部族联合,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

  终幕

  欢迎回到炉石传说的酒馆,不知道大家对这次的旅行是否满意?对于这四个“艾泽拉斯大事件”是否也有了一些了解?

  最后祝大家生活顺心包包金橙,欢迎下次再来。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