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炉石传说 >> 新闻资讯 >> 精彩推荐

Ben Brode离职对炉石的影响有多大?

2018-4-30 19:56:03 作者:417022559 来源:网络

  在Ben Brode的离职感言引爆所有炉石社区后,人们的惊讶、伤感、缅怀和祝福等种种情绪一起喷涌出来。有人怀念他的招牌式笑声,怀念各种揶揄他的段子。有人怀念了他的设计,那个在他们心中真正是由这炉石生父创造的早期炉石。当然,也有人并不为此所动,指出了Ben Brode人无完人之处。

  我从Ben Brode第一次为炉石做presentation开始,到他第一次出闲谈视频、解说比赛、开直播,再到第一次听译他的视频,一直做翻译做到现在……这个人的声音和事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了我兴趣乃至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听到(并发布)这个消息时我也是无比惆怅的。

  不过在第一时间的惆怅过后,我作为——半个业内人士吧,对于这个离职消息还是有一些担忧的。Ben Brode的离去无疑是炉石和暴雪的损失,只是他们损失了的,至少从我这个编辑的角度来说,并不是一位优秀的卡牌游戏设计师。

  无关设计

  到底应该如何评价BB对炉石的贡献和意义,这个问题对暴雪门外的任何人来说都问得太大了点。Ben Brode在信中回忆称为炉石工作了十年,而现在才是炉石问世的第五年,可见幕后的游戏设计工作是多么不为人所知。

  卡牌设计不像画原画那样,每幅画都明确地出自谁手——但凡有人问起炉石的卡牌设计过程,每个受访的Team5成员都会说那是整个团队集思广益的成果。不仅卡牌是如此,炉石其他在卡牌游戏里更有突破性的机制也都没有透露过具体的开发人。而要拿炉石的设计和其他卡牌比就更难以说明问题,毕竟各个游戏所处的时期和历史位置都是不一样的。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Ben Brode个人在设计方面得到的好评主要来自经典时期和探险家协会,其中经典是很多炉石老玩家的初恋,而LOE更是炉石最佳机制发现的诞生系列,至今仍是多数玩家心中最好的拓展系列。不过就像前面说的那样,Ben Brode的个人才华在整个团队中可能体现得并不够明显。严格来说这其中只有经典时期是BB功劳显著的,因为当时炉石团队总共就没几个人,大多数牌都是BB和另一位炉石生父Eric Dodds捣鼓出来的,而且还包括了加拉克苏斯大王这样经典的设计。

  (但这两个出彩的点也是有天时地利的:每个游戏的vanilla时期都不可能不好;LOE的上个环境还是强度较低的TGT)

  而比这些都更有趣的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还翻译到过另一张和BB有着密切联系的牌——不是别人,正是炉石迄今为止“存在感最强”的中立万金油毒瘤,海盗帕奇斯。事后想来,这个故事还是能让我们学到不少东西的。

  说到帕奇斯以及它所属的系列加基森,这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为整个猛犸年埋下隐患的祸害,连加基森的主设计师Matt Place也因此多了很多差评。然而具体到帕奇斯这个问题,Ben Brode曾不止一次在采访或社区互动中提到过这张牌,说它早就被设计出来只是一次次都未能入围,还提到过这是他本人力推的一张牌(原文我忘了是哪篇了,但肯定藏在营地某处)……所以根据这些有限的信息来推测,BB可能还要为帕奇斯的泛滥分一些锅。可见BB有过天才的设计,但可能也下出过过于疯狂的险棋;同时这个故事也再次体现了设计的团队性,设计师的个人水平从外部实在是很难评估的。

  总之,Ben Brode作为Team5把传统卡牌电子化的元老之一,能为炉石打响现象级作品的第一枪,他的设计能力肯定是足够优秀的。但要在设计能力上和其他同行相比较的话,信息不对称的我们并不好下什么结论。即使只和Team5内部的其他人相比,BB能设计出大王,后辈也设计出了亵渎;他能设计出最受好评的LOE和发现,后辈也设计出了好评度仅次于LOE的安戈洛。所以仅就游戏设计而言,我想,以Team5现在的设计师阵容,没了BB应该也完全能够运转下去。

  而我想说的是,更适合Ben Brode施展拳脚的,则是在办公桌以外,而且是我们都看得到的地方。

  嘻HA外交

  Ben Brode那放肆的大笑伴随了炉石的起承转合。

  据Kripp等最早一批与炉石结缘的人回忆,无论是炉石问世那年的PAX East游戏展会还是暴雪嘉年华,BB光靠笑声就能让每个游人意识到他就是舞台的主人;而这阵笑声真正成为他的标志为众人所知,则要等到2014年暴雪嘉年华后——BB在解说世界总决赛期间笑得实在过于夸张,结果被迅速做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和鬼畜视频,而且还是官方带头在直播上鬼畜。

  BlizzCon WC 2014 Ben Brode laugh Highlights

  这次解说台上的露脸之轰动,让4Head这张当年指代嘲笑和雷老板硕大额头的Twitch表情图被赋予了专属于Ben Brode的含义。一个成年人能笑得既有毒又治愈,这是令全世界人民都震惊了的神奇属性。

  惊艳亮相过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即使不再出现在解说席上,即使炉石不能日复一日地搭台,Ben Brode的个人魅力依然从社交网络和论坛里涌向玩家;直到平面的文字无法满足他的表达欲望,他开始在哄孩子睡着后直面镜头,用这种更暴露在公众视线下的方式回应一个个敏感的热点话题;再然后他开了直播,再然后炉石开始在线直播新卡发布会……日后BB在与PCGamer的这篇访谈中回忆起这一路时直言,他和他的团队(但主要是他个人)在社区互动上的大胆摸索,与整个暴雪历来保守的发言制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在我看来,这种无人比拟的亲和力,这种光靠刷脸就能博得社区好感的专家级外交术,这才是Ben Brode给炉石带来的最大财富。

  Team5可以招到新人接手设计,可以提拔老人来做管理,但舞台上镜头前的那个BB是找不到替代品的。无论是新卡发布会还是暴雪嘉年华,我们总是习惯于他的音容笑貌,仿佛他就必须是炉石的看板郎——兼主持人、发言人、答疑人和蜡像。

 

  BB唯一一次差点缺席是2016年的嘉年华,那时恰逢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但最后没有公务在身的他依然现身场馆,和吐司一起留下了这幅世界名画。

  回想起来,Ben Brode应该是御驾亲征了每一次的新卡兜售,把任何平淡的新卡讲得风味十足,而人们也确实就是吃他的这一套。“上天派来向我们买卡包的男人”,这是Reddit一边抱怨炉石越来越贵,却在另一边给他取的无上的称号。

  ——不过,当这个在主场人见人爱的bro来到中国时事情却发生了转折。在这片陌生,异域,还时常发散着戾气的社区里,Ben Brode的初始设定竟是一个只会傻笑和说cool的设计师。哈,就连“BB”这个缩写也没带着什么好意。

  这也难怪。在当时那个信息还很闭塞的年代,中国普通玩家对设计师的印象肯定要比现在更稀薄,人们当然没能感受到过BB的个人魅力,于是这种情况下能够传到大洋彼岸的消息就只能是最严肃的;或者用更通俗的说法,它只能是坏消息。

 

  在中国,Ben Brode早期个人形象的最低点应该是2015年底战歌指挥官被彻底削废的时候,他在这个消息宣布的同时照惯例录了一段解释这项削弱的视频。要承认的是,战歌的削弱可真不是什么笑得出来的事,它在当时引起的舆论压力连BB也没能力挽狂澜;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战歌一事非议颇多,比如YouTube页面中赞踩比将近有3:1,但这和中国社区排山倒海般的反对声比起来还是相当有差距的。

  而对于这其中的差别,我想有一部分原因是要归咎于中国社区对BB的不了解的——当然,我并不觉得人们会因为欣赏他的魅力而放过战歌这件事,但我想怨气至少不会像当时那么大;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个视频内容本身也不见得很好地传达到了中国玩家心里,因为那个时候这类游戏外的视频网易是没有官方翻译的,而中文网络上流传最广的那个字幕版是带着负面和戏谑的色彩翻的(这也是我为了矫正视听而在营地第一次做蓝贴翻译)。

 

  如果你想补一补或者回味一下当年Ben Brode的身份在中国是多么不做好,我之前在这篇文章的后半部分里就大致总结过。总的来说,BB在英语社区一呼百应的亲和力在中国就不起作用了,无论他说或是做了多么好的事情,只要封面或标题里有他,人们上来就是先花式黑了再说。

  好在幸运的是,就在我发表完上面那通感慨后的一个多月,炉石迎来了2017年的第一个版本安戈洛,以及安戈洛那没有歌声的宣传片。而这后面的事情,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了。

 

  Ben Brode的rap作品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在网上流传过,那是他个人YouTube上一段学生时期录下来的玩闹片段。但要问起他真正的出道单曲,除了《勇闯安戈洛》外不可能有其他答案。这首Ben Brode心血来潮录制(至少对外宣称如此)的神曲还真不糊弄,带感又爆笑的同时确实把安戈洛版本的主题特色介绍了个遍,既完美地响应了社区半开玩笑式的请求,它又何尝不是Team5发现新宣传卖点的意外之喜呢?

  等到冰封王座这第二首歌出炉时,“游戏总监为自家游戏献唱”被顶到了整个Reddit的首页,这已经不只是炉石玩家的狂欢。就像PCGamer说的那样,他的职业近年来早已是个“公众偶像”……

 

  Ben Brode在临别时感谢了整个Team5团队,说他们轰动了整个产业,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用他的多才多艺征服了炉石的粉丝,同时也是暗暗为业内的同行立下了标杆和榜样。在各个厂商都越来越重视社区互动和社区形象的时代下,Ben Brode给炉石带来的这份意外之喜也因而变得越来越弥足珍贵。

  而且这歌声还漂洋过海,传达到了即使是不说英语的社区。我不能肯定它的成效,但猛犸年BB在中国玩家心中的形象已经比早年间高大了很多,而我并不觉得这只是因为他升职做了总监。相比之下,采访和问答即使经过了翻译也还是大段大段的文字,而音乐就像是游戏里的抱歉和走脸,是跨越文化时空之隔的通用语言。

  所以即使Ben Brode作为设计师还有鲜为人知之处,可要论炉石五年来的宣传大使,他一定是暴雪乃至整个游戏产业的最佳人选。这个从眉梢到嘴角都满溢着激情的老顽童,变着花样地、“不务正业”地、笑着唱着,在酒馆里招待我们玩下去。

 

  作为中国翻译Ben Brode最熟练的搬运工之一,虽然我免不了要给自己记一点小小的功劳,但Ben Brode之所以能在中国玩家心中华丽转身,最大功臣肯定是他自己浑身的黑科技。等他表演完,我需要做的只是给视频加上字幕,尽可能地不把视频转成文字稿即可,因为我能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一个会动的BB能给观众带来多大的欢乐。这几乎就是他独享的待遇;其他设计师的发言我也一样翻得很用心,然而其他设计师就是得不到BB那样的好评——

  而这也就是我最担心的问题:BB走后,谁来顶上?

  下一任巫妖王

  铁打的Team5在这些年间经历过太多的人员变动,其中也不乏核心主创和高管。但没有其他任何人的离去像Ben Brode这样牵动人心。

  无独有偶,炉石的执行制作人Hamilton Chu也紧随BB宣布了他的离职。在Ben和Hamilton还有更早前就调走了的Eric Dodds身后,传说中炉石项目的四巨头如今就只剩下制作总监Jason Chayes一人(但说不定也只是尚未宣布而已:有小道消息称Jason也已在其他项目组任职)。

  不过这些高管走都是没关系的。除了Ben Brode以外。Eric Dodds和Hamilton Chu的离去都没有在社区引起太大的波澜,而且事后来看Eric Dodds走后炉石还是一如既往,因此我相信Hamilton的离开也是一样。

  但Ben Brode和他们不一样的是,他不仅是炉石的生父、设计师和高管,他还是主持人、发言人、答疑人、蜡像、主唱、主演、领舞、表情包……

  而对于中国社区来说,他是普通玩家在高管乃至整个Team5里唯一叫得出名字的那个人(拼不出Dean Ayala网名的大有人在)。这并不奇怪——其他人的名字都没有“BB”来得好记,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也确实没能给中国社区留下太好的印象。

 

  中国玩家最熟悉的设计师应该就是Iksar和Mike Donais这对著名的平衡组(兼竞技场)背锅侠组合了;此外有群众基础的设计师也不是没有,比如多个好评版本的主设计师Peter Whalen,态度诚恳的首席制作人Yong Woo(又名“那个韩国人”),以及一众美工/UI/特效组成员肯定是毫无黑点的。但要想成为中国社区段子里的主角,他们要么曝光度还远远不够——而够了的又沦为背锅侠。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们语言不通或者远离外服。公关措辞确实是一门艺术,而Team5中显然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此道的。随便举几个例子:Iksar的发言经常被曲解误解,但你关注他的推特就会发现他打出来的字本身就有点绕;另一位平衡设计师Puffin,当过社区经理的他本来和社区互动是最积极的,结果在回答猎人DK野兽池的问题时不慎引起众怒,此后两三个月没再出来说过一句话;再往前翻,老玩家可能还会对数据分析师Max McCall这个名字有印象,而他现在之所以甚少发言,想必也和当年发言不慎有关。

  我个人眼里最典型的措辞案例来自Mike Donais,他在牧师最黑暗的时期被问到职业平衡时所说了这样一段让我真的不太知道怎么翻的话,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明明有道理,但就是怎么说都不对劲:

  (我个人认为目前Team5在中国身份最做好的是Peter Whalen和首席任务设计师Dave Kosak,但Peter的问题是还太年轻,资历浅,而Dave又给人有点年事已高的感觉)

  我们不能要求设计师和程序员说起话来也必须圆滑讨喜,可这就是Team5需要面对的现实。这样一对比就更显得Ben Brode的讨喜是多么难能可贵。毕竟在暴雪严格的发言人制度下,他才是那个率先拥有这么大自由度的人。

  而且就算他们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了改观——Mike Donais在Reddit上展现出了惊人的活跃度和幽默感,Iksar开始主动聊一些不至于敏感的趣事,Peter Whalen肩负起了越来越多的答疑工作,Puffin在沉寂后也终于重新出现在评论区里……但就像我在开头时说的,尽管他们在英语社区建立(或挽回)了一定的形象,但这些努力怕是其他社区很难接受得到的。

  我还记得2016年暴雪嘉年华,Hamilton Chu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过程中突然一脸兴奋地说,很多加基森新卡的描述都是他写的,希望大家看到时会喜欢,但话音未落他又意识到中国玩家看到的肯定是本地化后的描述;

  再来到女巫森林上线前,美术总监Ben Thompson和平衡设计师Puffin寻访亚洲各国,但在中国媒体发出来的报道上却完全不见Puffin这个名字,统一抄了媒体通稿上的“Steven Chang”。

  可能有人觉得这些小事并不重要(确实应该不重要),但在我看来它们都说明了同一个现象:其他设计师不及BB小儿在阵前的HAHAHA和一曲饶舌,是因为他们的个人魅力不是音乐这样的通用语言,需要人们在那个圈子里才能传达得到。

  可能有人觉得这也都不重要,反正现在信息不那么闭塞了,要真有重要新闻那肯定是会通知得到的。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也是炉石的老玩家,也曾经GTMDBB,那应该就不难想象一个愤怒的社区会如何看待一个陌生的开发人员。如果你和我一样同时关注着中外的炉石社区,那你也应该能体会到,离设计师更近、更能感受到设计师魅力的社区在同样的问题上会宽容多少。

 

  我曾经一直希望能把Team5成员的个人魅力传达给远在中国,难以和设计师有直接互动的人,在这过程中Ben Brode是最没有让我失望的。现在他走了,那么下一个能够在出现冲突时有效安抚玩家的人选,我想来想去还是不能确定。

  我相信Team5在BB和Hamilton决意离职后一定能够为管理岗位找到合适的人选,我也相信Ben Brode在放手之前一定已经把团队建设到了正轨上——但唯独在给炉石再找一个Ben Brode的这件事上,我想这恐怕是Team5无法弥补的遗憾了。

  回顾Ben Brode为炉石所作的表演,这其中最让我百感交集的就是冰封王座宣传片中他和巫妖王对话的这一段:

 

  学不会Ben Brode招牌笑声的人,又何止是巫妖王一个呢?

  在魔兽的背景故事中,获得过巫妖王这个称号的角色有好几个,但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无疑是阿尔萨斯。与其说这是因为阿尔萨斯的主角光环,不如说他的故事足够波澜壮阔。

  而Ben Brode在炉石中为我们留下的这段记忆,就像是阿尔萨斯的一生似的,好听得就像一首歌。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