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炉石传说 >> 新闻资讯 >> 精彩推荐

同人短篇 沙徳沃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8-4-30 19:25:52 作者:不会走砍的图小奇 来源:网络

  “就像你看见的一样,女巫森林没什么坏处。”哈加莎拿着一瓶颜色诱人的药剂,在他眼前晃晃。

  他冷冷地看着这个兽人女巫,后者则是在兜帽下诡异地笑着,他深吸了一口气,接过了那瓶药剂。

  自己的脸在绿色的药水变得狰狞起来,刺鼻的味道像尖刀一样刺进他的胸腔。

  “喝了它吧,这是你的命运……”女巫掀下自己的帽子,狡黠地笑着。

  ——题记

  “现在发布一条通缉令!”

  吉尔尼斯王国特使站在城中心的雕塑下大喊着,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纸。 所有人被吸引到广场上,悄声议论着什么。

  “大家安静!”特使清了清嗓子,“伟大的吉尔尼斯国王下达了对‘女巫——哈加莎’的通缉令!”

  “跟距前线收集到的线索,我们断定这个巫女就藏在森林的深处。但森林危险重重,我们需要最勇敢最强大的勇士们前去消灭她!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不管是单独消灭还是团队合作,只要你们能提着她的头颅来见国王,你们都能就能得到十马车的金子!得到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而特使则收起通缉令,冷冷地看着他们。

  几个强壮的男人跃跃欲试,他们简单地商议了几句,走到了特使的面前,和他说了什么,然后上了马车。

  人群中很快涌出了许多人,一直到太阳落山,广场上只剩下老人女人和孩子。

同人短篇 沙徳沃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肖尔,王国征军了,你怎么不去?”一个女人甩动着匕首,傲人的胸部在紧身衣下显得更加性感。

  “我只想好好喂我的狗罢了。”肖尔头也不抬,剁开了一块牛排,拎着两块肉丢进了狗圈。

  饥饿的狗群迅速围过来,它们从肉排上咬下大块的碎肉,喉咙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警告着同类。 很快,两块肉被吃得一点碎末不剩。这个时候,三只高大的猎犬气势威严地走过来,它们不屑于和那些低等的同类抢食,其他狗看见这三条威猛的猎犬,纷纷让出一条道。 肖尔给那三条猎犬打开栅栏门,它们趾高气昂地走出狗圈,径直走到门外空旷的草地上。 草地上是一群放养的牛。 “这就是你训练它们的方式?”苔丝双手抱着胸,饶有兴趣地看着。 “我的狗群会狩猎她的!”肖尔突然面露凶光,“咬死它们!”

同人短篇 沙徳沃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沙德沃克是第一批进入女巫森林的冒险者,其实他不会打架,只是想跟在部队混口饭吃。 他长的很丑,脸上似乎是感染了什么瘤子,破了之后留下一块块痘印,满嘴的牙齿这缺一块那少半个,两只眼睛有些凸起来,下巴上还留着杂乱的胡子。部队里的人都看不起他,连发配装备和物资都是把最差的留给他,但他总是笑笑,完全不当回事。

  这些人完全为了钱而来,根本没想到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敌人。 鲁莽的进攻让那些人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正面部队全军覆没,左翼部队伤亡达到80%,而沙德沃克所处的右翼却迟迟没有进攻。

  沙德沃克很不理解这种不按照计划进行的行动安排,他决定找队长理论。 在晚上等队员们都熟睡之后,他刚从帐篷里钻出来,就看见队长的帐篷里仍然亮着灯光。

  他悄悄走进,听见了里面的人悄声说着什么。

  “等左翼部队都死光了,女巫哈加莎肯定也精疲力尽,完全没有力量对抗我们。”这是队长的声音。

  “我们现在怎么办?”另一个人问道。

  “当然等他们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插手,呵呵呵……如果左翼还有人活着的话……”透过纱状的帐篷,沙德沃克看见队长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这……不太好吧……”那个人说。

  “想想看吧,三支部队,这么多人,十车金子每个人能分多少?如果是我们呢?分到的金子够我们逍遥一辈子的了!”

  尽管看不到队长的表情,但沙德沃克肯定他眼睛里只有贪婪。

  “如果人越多,分到的钱就越少……”他反复品味着这句话,看着部队的水库,咽了一口唾沫。

同人短篇 沙徳沃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朵花有三瓣大红色的花瓣,花瓣上星星点点布着些许紫色的斑点,花蕊带着点蓝色,稍微近一点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

  但奇怪的是,这朵花附近没有任何植物,授粉的蝴蝶蜜蜂都避之不及,根茎下的土地连植被也没有,部队经过的时候,大家都很好奇地围着看,有人还想把它折下来带走。

  “这朵花附近就这一朵,折了说不定没了,大家看看就好。”队长跺着脚,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真可惜……”“挺漂亮的花……怎么就一朵呢?”士兵们摇摇头,重新集整了部队出发了。

  沙德沃克走在队伍最后,他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阴沉起来,有的时候能一天都不说话。

  他紧紧盯着那朵花,一只苍蝇飞到了它的花瓣儿上,似乎想要休息一下。 花蕊开始分泌出液体,从蕊头溢出来一点,苍蝇似乎闻到了食物的味道,扭过头舔了一下那液体。 它没有征兆地抽搐起来,左右两边的翅膀不同步的扇动着,苍蝇在空中挣扎了几秒,然后重重地落到了地上,不动了。

  沙德沃克认出了这朵花,他突然想起来父亲的药谱上记载着这朵花。

  “红皮蓝眼,色泽艳丽,三朵主瓣,花瓣带有紫色或黄色点缀,味香,但起拥有恐怖的抢夺养分能力,周围五米不会生长任何植被。巨量的养分用来防御,被接触后花蕊分泌液体,无色无味,可溶于任何液体,可被皮肤吸收,剧毒。成年人摄入或吸收达到百分之一点五可导致死亡。” 他静静地看着,走过去折下了那朵“死神”。

同人短篇 沙徳沃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死亡降临的很安静,当天晚上,所有人都在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餐,突然,一个士兵倒在地上,全身抽搐着,两眼开始无神地往上翻,嘴里“呜呜”叫着,不停吐着白沫。

  士兵们惊慌地围过来,做着抢救措施,但很快,更多的士兵也抽搐着倒在地上,直到队长奄奄一息地趴在桌子上时,沙德沃克慢慢从帐篷里走出来。

  队长已经说不出话了,但他奋力向着他伸出一只手,嘴里口齿不清地说这着什么。

  沙德沃克冷冷地看着他,在他耳边俯下身子,嘴里带着坟墓的味道——

  “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队长瞪着眼睛,嘴里“呜呜”地却说不出一个字,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匕首刺向自己。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营地里,血液流成的河在舒适的阳光下变得楚楚动人。

  沙德沃克满身鲜血,他全身颤抖着,沾满血的手用力抓着头发,慢慢弯下了腰——

  “我杀了所有人……我杀了所有人……我杀掉了所有人!!!”

  终于,被压抑的情绪爆发出来,变成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我杀掉了所有人!哈哈哈哈哈,我现在是神!所有金子都是我的!所有荣誉都是我的!我一个人享受所有人的荣华富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疯癫地手舞足蹈起来,丝毫没有注意森林深处接近的黑暗。

  黑暗慢慢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只剩下沙德沃克一个人。

  他坐在地上,仍然疯癫地摇着头,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

  “我是女巫——哈加沙……”黑暗中传来声音,逐渐有了人形,一个女兽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女巫?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金子!荣誉!!我要杀了你!!!”他像被惊醒了一样,从旁边的尸体上抽出剑,啊啊怪叫着冲到了女巫面前。

  这是他最后的记忆……

同人短篇 沙徳沃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沙德沃克看着面前的女巫,而她什么也没说,诡异地笑着递给他一瓶药剂。

  他接过来,透过瓶口看着药水,绿色的液体偶尔翻出一个气泡。

  “喝了它,就等于接受这份诅咒……”哈加莎阴森森地笑起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瞥了一眼她。

  那瓶药水尝起来没什么味道,只是闻起来有些酸臭味,喝下去后身体也没什么特别的变化,沙德沃克有些不解地看向她,而她笑的更诡异了。

  ......

  “当初你给我的药水真的能把人变成怪物?”沙德沃克摇晃着头,犄角上滴着冒险者的血。

  “不不不……”女巫又露出那个阴森森的笑容,“那瓶药水什么用也没有,只能治治蛔虫……”

  “那——”沙德沃克扭过头看着她,还没开口就被打断了。

  “是什么把你变成怪物呢?”她掀下兜帽,狡猾地看着他。

  “是你的贪婪……”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