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炉石传说 >> 经验心得 >> 游戏心得

冰蓝飞狐国庆发长微博 即将推出炉石圈

2017-10-2 21:36:06 作者:微博 来源:网络

  ​​问:从今天起不直播了?

  对,也不光是不直播了,炉石传说这个圈呢,也就退了吧。占着资源挺久的了,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喜欢过多少人讨厌过,放了

  问:为什么呢?

  往大了讲呢,找到了自己吧,所以萌生退意了。往小了讲呢,觉得也达到过能达到的成就顶峰,不想往下坡路混,最后惨淡收场。其实粗暴了讲,就是累了,不喜欢了,太平淡了,让我每天睡觉前就知道了明天是怎么活的

  问: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8月底吧,其实也一直有在想不干的问题,但总想再干一年赚一年钱再说。后来实在熬不住了,精神上挣扎极多,夜夜睡不着觉那种,就索性当下立断吧

  问:看你微博,这几个月心路变化好像挺大的,能讲讲么?

  恩,分手嘛。于我是好事情吧,跟前女友交往七年,很早前就没什么爱情了,只是依赖感让我一直坚持着。她是个需求很低的女孩,跟她在一起,既不用提升自己的经济能力,也不用更多的学习充实让自己变的更有魅力,所以就也一直那么赖着。后来吧,遇到个人,让我想法产生了很多改变,就脱离了心理的舒适区,分手了。所以分手后也就想的更多看的更多了,简单的说就是开始想自己了,想自己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应该去要什么,不那么麻木了

  问:遇到个人?

  恩,一个挺牛逼的人,乐观主义的表皮带着悲观的底色。我其实一直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啥事都没想过难,就是做,但是这样特累。后来理解到了悲观的底子下,能压抑自己的情绪,变的平静,反而比乐观半天被打击后,会陷入更大的悲观要强。于是就开始追求平静,会更容易获得快乐

  问:那这个人对你不直播的影响也算是比较重要了?

  只有一个人可以决定我要做什么,那就是我自己。当然这个人很重要,使我读懂了自己。以前演的太多了,直播时演一个观众喜欢的角色,呆傻,癫狂,取悦。社交时也尽力去演,但演不好,功利性太强,不能去真正融入人群。其实我三观特别不正,没法去跟人表露。最后演完了广州黄金赛宣传片的那个角色当天,就决定一定要离开了,演了那么多年别人,别忘演自己了

  问:三观特别不正,能讲讲么?

  能啊,就是来向大家坦白的,其实我挺奇怪的一人,喜欢安静,但最喜欢的音乐类型却是摇滚和嘻哈,就是因为这些音乐爆发的张力和对现实情感血淋淋的构筑,我愿意真实的活。三观不正主要是我摒弃所谓主流价值观和政治正确这种东西,比较向往多元。在谈及一个问题的看法时,更倾向于这三种:理解并接受,理解但不接受,接受但不理解。而不是黑与白,永远是一片灰蒙蒙的如同迷雾般。但这种方式在与人交往之时是大忌,谁都想寻求共同感,愿意得到思想认知上的共鸣,而我很少能给人这种感觉。就比如炉石,一个人打出了一手比较特殊的打法,我呢就想去多角度分析他为啥这么打,但大部分人不是啊,他们愿意说是打错了,或者是打对了,那这天儿就没法聊下去了,我接不上话了,偏见往往会模糊了真相

  问:那你对观众甚至很多同行喷菜这个事,是不是也有自己的看法?

  没有,我就是菜,因为不认真了,也没什么心气往好了打了。因为你要说我这个人菜不菜,那肯定是不菜的,过往成绩在那摆着呢。但单独论平常直播的时候,是经常会菜。当然也有没打错的时候,很多观众刻板印象,接着喷菜,这种时候也有烦恼,被标签化后不能被公正的对待了

  问:所以你还是挺在意别人看法的?

  不太在意,我打小儿就被人冠以各种外号,有时候还琢磨难道我这么多特色?也没见过谁整天被起外号啊。后来慢慢想明白了,我自身对这些玩笑根本不在意,那大家伙也就更愿意去各种角度标签化你,反正你不会生气嘛。其实在意的东西还真的蛮少的,很大大咧咧没心没肺那种,所以也很难保持良好的社交,因为我对人家心思都不在意啊,而且还特偏执

  问:偏执?怎么讲?

  就因为在意的东西少,所以看起来特随和,但骨子里真在意的东西,就特偏执,想做的想干的就非干不可,有时跟人家谈到我在意的东西的时候,就特容易较真,琢磨不明白的事也总是放不下,翻来覆去的

  问:所以你觉得你是孤独的?

  算是吧,几年前工作的时候就这样了,除了必须的交流,很少维护任何情感。现在跟父母住一起,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但不觉得这是负面的,我享受这种孤独,自己读书,看电影,玩游戏,在脑海跟自己交流,挺好的

  问:那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就前边说过的啊,有太多不适合跟他人社交的内核了。而且我本能的抵触一些关系的建立,源于小时候吧。最好玩的一件事是,我和一个特要好的朋友同时喜欢上一姑娘,各自追,然后互相就产生了矛盾。结果另一个特要好的朋友莫名其妙一段时间后跟那姑娘好上了,还跟我俩美名其曰,不想你俩产生隔阂,咱这小团体到时候再分崩瓦解了就不好了。后来想明白了,每个人都有绝对自我化的资格,没什么可谴责的,但当时还挺受打击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愿跟他人建立足够亲密的关系

  问: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最近做过很多版本的MBIT测试,最终都导向一个结果:INTP型人格。当然我不认为目前做的测试会与几年前自己测试结果完全一样,只能说当下的我应当是属于这种引导方向。附上该人格的百度百科:

  沉默、自主、思维敏捷、洞察力强。喜欢理论上或科学方面的追求。喜爱用逻辑和分析解决问题。喜欢提出新的见解和主张,不大喜欢聚会和闲聊天。喜欢从事与自己的兴趣或爱好相适应的职业。客观、批判性强,倾向于通过自己的思考去寻找事物的基本原理。可以独立解决问题,对一个观点或形势能做出超出常人的独立的准确分析。经常提出尖锐的问题,向他人及自己挑战以发现新的合乎逻辑的方法。

  问:退圈后打算做什么?

  这问题又得矫情一下了。往大了说,想充实自己,学习。往小了说,想做个咸鱼,混吃等死。其实往核心了说,我管他打算做什么呢,就接着活着呗,我就是不喜欢被安排的生活,不管别人安排还是自己安排的,走哪算哪。小时候最喜欢两件事,一个是白天看地上的蚂蚁搬家,一个是夜里看天上的星空闪烁,后来大了就把这两件事都忘了。那我觉得当静下来以后,这种生活中小情趣小细节,能重拾起来,特有意思

  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就本来其实只是想慢下来找找生活中有意思的事,后来有一次跟囚徒聊天,他跟我聊觉得每个人所过的时间“量”是不同的,当然他聊的很玄,那是一种我无法认知到的感受。但我就突然有一种感悟,如果我一天天都是如今日这般过,好像过了一周也还是在过这一天,可如果尽量让自己的世界多些色彩,多些新鲜,有意思的东西,就比之前的我会多活了很久。后来我就把这个当成借口了,也当成人生的方针了吧

  问:具体于短期目标呢?

  也没有啥目标,就是想读好书,看好电影,提升自身。然后写作,把自己是什么东西弄明白了。拿前一段写的自思做例子吧

  “我读尼采,读萨特,读加缪,也等待着重读苏格拉底与亚里士多德

  我尝试走进海明威,阿西莫夫,余华与威廉·布莱克的世界

  我望着书架上的《物种起源》,想着亚马逊里的《昆虫记》,也期待着有天能去钻研《量子力学》

  我羡慕博尔赫斯的博学,爱着芥川龙之介的尖锐,也崇拜着乔治·奥威尔那敏锐的洞察力

  我去学习罗伯特·麦基的《故事》,研究《贫穷的本质》,也费心思考着《推理的迷宫》和重新燃起对《社会心理学》的热爱

  我像一只蝼蚁在观望着浩瀚宇宙。知识,文学,艺术,创作是未知的伟大赐予人类最宝贵的财富。我愿穷极一生与它们共度”

  问:什么时候对读书感兴趣的?怎么感兴趣的?

  没多久,分手后吧,以前也感兴趣,但很少有时间读,一般都是飞机上读一本。后来发现那是借口,我把那时间干别的用了。感兴趣的原因很简单,有个人跟我说的东西,我很多听不懂。不喜欢简单的百度到一个名字或什么就完了,特想弄明白,就去买来读。当然我不是什么都非要弄明白,动漫我也不懂,但我本身就不喜欢,所以不在乎,而文学,哲学,史学甚至科学,我在乎,我想懂

  问:只读书和看电影吗?时间会不会突然空出来太多反而不知所措?

  会吧,所以打算找时间装修一下名下的房子,先研究下装修的事项和找到适合自己的风格,打算弄个小酒吧台,弄个书房。以后每天起床喝杯咖啡提提神,然后去书房读书,之后做饭或外卖,下午可能午睡会或者出去走走,回来继续读书,晚上做完饭后休息休息看看网络上的新信息,之后读书,读累了就去喝杯小酒思考思考,最后看看感兴趣的电影或节目,睡觉。周而复始,直到觉得有些倦了就去旅行,或者开始写些文字。过程中对任何东西感兴趣了,在允许的条件下就去学习,比如英语现在就很想去学。这种状态想象中会很美,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适合我,所以打算先去做,做出问题了,再看怎么改

  问:那写作是否可以当做是长远的人生追求?是出于什么目的?

  算是吧,就是想出名,流传后世那种名,但是我差太多了,所以根本也没在意结果,过程我觉得应该挺有意思的,就准备这么干下去了。其实要干能干的事还挺多的,也就根本没有什么目标,先从第一步迈起,把自己往死里逼

  问:怎么算往死里逼?

  脱离父母,自己独住,不结婚不生子,少社交,相对更脱离网络,尽可能避开所有让我产生心理舒适区的东西吧。以前扎根在温暖的泥土里,不敢冒头,生怕被一些所谓理想的尖刺所刺痛,弄的遍体鳞伤。现在不了,钻出来了,心理上更想主动寻求暴风雨的侵袭,把舒适的牵绊一一放下

  问:更脱离网络是怎么讲?

  其实已经算是了。几乎不在QQ粉丝群里说话,微信也是从来不发朋友圈,不去朋友圈点赞,很少使用微信与他人交流。现在的状态是关闭了几乎所有的手机应用提示,不想被频繁响起的手机提示音打扰,一天只会看几次微信。微博以前会经常看看,维护一下,现在的状态同样是一天也就看一两次

  所以吧,我发现完全无法在这个互联网社会中生存下去,拍广州站宣传片时,一个网易的女领导加了我的微信,第一句话就是“之前没加你微信是听说你从来不发朋友圈,觉得太无趣”是啊,我是很无趣的一个人,从心底恐惧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将人们的社交互动全部局限于文字,表情,同时,又充斥着太多的误会与错误的信号。我想我是无法在非面对面的情况下,去读懂别人发给我的文字,这经常会误读,甚至是在把对方当做自己来读

  那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量完全脱离,微博也不碰了,微信继续关着提示,想起来看一眼,除了豆瓣的图书电影评论能看看当做一些解读参考,就手机这玩意尽量除了上厕所或睡前偶尔翻翻,少碰,这就是我最近做的也是打算一直做下去的

  问:如何看待互联网时代涌来的诸多信息?

  信息爆炸的涌入,带来的是对他人生活,对成功的片面理解。每天在网络的社交和媒体中,都可以看到数之不尽的我们个体愿意去追逐的美好,比如朋友圈的好友旅游照片,微博上各类“明星”的饭局活动,知乎上各种有关金钱概念的鄙视链。好像我们被这些东西所绑架,再也不愿去回想那些困苦难言的生活琐碎,而只是单纯的去向往,去梦“见”心中的乌托邦,借由一条条文字或图片。但真当我们想去振作,想去追寻时,又发现无从下手,生活对大部分人本就是拮据的。于是逃避心理开始作祟了,我们不再向往这些美好,而是转而投向我们认为是精神需求的游戏,动漫,美剧等等,能让我们暂且忘记这些烦恼。偶尔看到一些有关贫穷,有关失败,有关死亡的信息,我们总是怀有善心的点个赞,评论几句“心疼,祝好”之类不痛不痒的话。然后把它忘掉,继续去通过各种高层次的视界让我们看起来像在活的很舒服一样。生活,应该是一步一个台阶,慢慢往前走,才发现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媒体时代,把所有的最美全部展现在你面前,跨过了多个阶级,使我们好像看到了生活的真谛一样,这很难不去迷失。请大家别忘了自己要的是什么,仔细斟酌自己该去接受寻找的信息,避免被同化,虽然我承认,被同化后很舒服,但虚妄之中总会般随着泥泞挣扎,读懂自己比读懂他人要更重要

  问:那独住,不结婚不生子,没有收入来源,会不会产生恐慌焦虑的情绪?

  做出任何选择,都必须为其承担责任,即为自由。所以我认为这些情绪一定会有,挺担心也挺期待的,但不会想太多这些东西。我知道这些将来都会成为问题,但想等他成为问题的时候再去解决,我怕想太多,规划太多,最后啥也不敢干了。就目前来说,我有足够支撑大几年的积蓄,家境也还算殷实,目前没大灾大病,能自己照顾自己,手头也没有必须要去做要去干的事,比如照顾父母之类的。那就够了啊,还想啥以后,外一明儿出门被撞死了,想那么多没有用的事有何意义,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问:那经济问题终究还是要得到解决的,不是么?

  肯定的啊,所以节源呗,我本来物质需求就特低,一个月能花上3000块钱就算多的了,烟抽7块5的红塔山,饭吃15-20的外卖,不怎么喝饮料吃零食,衣服2年换一套,也不喜欢奢侈品。经常出门后背包丢了都不知道,因为包里最值钱的就是个1000多的ipad。以前我是赚了钱都不知道咋个花,以后就是省着花呗。倒是去旅行到各地见世面,和多了一些爱好需要花钱,所以我不打算去谈恋爱了,反正说实话也没有那个女孩会真正喜欢上我这种生活状态的人。一个人应该能活挺久的,等活到钱不够的时候,就再想办法赚去吧。也没准在这条路上就找到了新的赚钱方法,未知的期待总是挺能让人欣喜的

  问:恋爱都不谈了?父母会同意吗?

  想谈,打心眼里想谈,想去感受那种冲动和美,会把自己变成孩童一般特别有意思。但真没什么资本谈,我不适合爱别人,更爱自己,怎么办呢,随缘吧。我想当今,不是所有有钱的单身汉,都想娶位太太。父母从没有反对过我做出的任何决定,当然我能从他们的行为言谈中看出不甘。其实我家庭有挺大的问题,母亲患有精神分裂,曾住过一段时间安定医院,目前在用药物维持。父母之间天天吵架,因为患有精神问题时,确实很影响身边的亲人。所以我自认没有承担这份照顾责任的勇气,无法在当下给予未来可能的伴侣一个承诺,本能的逃避婚姻问题。至于生子更是如此,我觉得一个人只有在出生时是没有自由决定权利的,是绝对被动的,那么如果我没有给予下一代照顾的责任感之前,绝对不会选择生子,否则对于孩子是不公平的

  问:直播这么久有什么感触?

  有一些观众,一直看我,一播就来看,也有观众跟我表露过看不到就不舒服,希望加油好好做下去,一种压力吧,就像未麻的部屋那种感觉似的。当然也挺感谢他们的,风里雨里都天天看,人气不高的时候也有人能够互动。他们呢,可能也把我当做精神支柱,每天需要填补一部分时间的时候就过来,这种是双方的需求互相满足,蛮好的。当然直播这事吧,是真累,我现在特能理解那些流量明星们,卧槽得多纠结啊。我人气经常时高时低,跟坐过山车似的,贼刺激,但不好玩,过山车刺激完了我就休息了,这玩意天天刺激着,一点没得歇

  问:对直播这个行业迅速兴起呢?有什么看法?

  就我说大实话,一种逃避吧,跟看动漫,追剧一样,对现实的逃避,也是对信息化的现在。多到爆炸的碎片式思想电流充斥在网络中,冲击着每个年轻人的大脑,不知道该干嘛了,被填满了,真的。我也曾在里边迷失过,一开始是种欣喜,觉得,哇,能懂这么多,都好想懂啊,后来吧,去TM的吧,累。于是就有很多观众,用看直播来打发自己的时间,去逃避那些鸡汤啊,信息啊,现实的残酷啊,之类的种种。要说怎么看待吧,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我过了那个阶段了,虽然从来不看动漫,但以前上班时,也看过综艺,看过美剧。就这种逃避终归是有头的,可能是因为婚姻责任,可能是因为事业忙碌,亦或是精神上有了新的追求,诸此种种,这都是过程。就跟小时候玩弹球,再大点看武侠,更大了去K歌一样,生活需要调剂,把握好度就完了,别迷失

  问:对原炉石圈直播圈同事有什么说的么?

  帮过不少人,也受过不少恩惠,没咋得罪过人,也没觉得谁对我有愧。唯一觉得一直有亏欠的是囚徒,欠太多了,还不上了,不还了,心里一直记念着吧

  问:那最后对关注过你的人说点什么?

  大家好,我无法坚持的做下去了。当炉石这个版本初期时,我人气最高达到过40w,而那一天,我没有因人气顶峰而兴奋,反而是害怕,从心底害怕这种虚幻,因为对自己有足够的自我认知,知道这不该属于我,海市蜃楼终将消失。我喜欢张楚,朴树,在事业最灿烂繁华之时避免迷失而选择消失,我喜欢这种态度。于我,直播人气达到过对我来说的顶峰,也曾登上过世界比赛的决赛舞台,我想我在炉石生涯中无悔了,我逃开了,去过我自己了。炉石传说是个好游戏,可我现在不玩游戏了。熊猫平台也非常不错,但我厌恶恐惧直播了。最后有近日写的一部小说和一首歌送给大家,希望你们喜欢。如果有缘在现实的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欢迎来打个招呼,我期待与你们聊聊内心的心得。如果我们从此再也不见,祝你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