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炉石传说 >> 经验心得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2017-8-27 0:21:46 作者:营地 来源:PC Gamer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哀绿告诉我说,她所了解的美国文化全都来自Twitch的水友,连6月4日那次美军在威尔·史密斯的带领下击退外星人,引爆妈妈船的事迹也不例外。

  哀绿说的时候一脸诚恳,但这依然难掩硬伤。“你说的是《独立日》这部电影里的情节,而且那是7月4日,不是6月4日。”她用她那涂得大大的眼睛盯着我,随之而来的是她喜闻乐见而又突如其来的笑声。我是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交流翻译上出了什么差错还是我只是又被她耍了而已。

  当时我和哀绿正在上海市外远离尘嚣的HCT后台。这座钢筋水泥的森林在夏天热得可怕,一条纱裙,一件Twitch的衣服和一双匡威的高帮鞋,就是哀绿当时的装束。

  我们对打外星人的话题就此僵住了——我只能当她并不是真的相信威尔·史密斯是个海军陆战队的飞行员了。然后我换了个话题:“你显然有着一大帮的迷弟迷妹,那你在直播时有这样逗过他们吗?”我问的时候还担心自己用词不当,好在哀绿一下子就听懂了。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很多人都觉得我是在装,但那真的就是我的思考方式,是我的真实反应,”她重申道,就像是觉察到我的怀疑似的,“我是真的以为6月4号就是美国人和外星人开战的日子。”

  好了,说正经的,我们确实需要认真地来看待这位本名唐海韵的女子,她这辈子都对电子游戏极为擅长。少时还在北京的她便在魔兽世界里加入了知名的星辰公会,那可是在巫妖王之怒里拿到尤格萨隆首杀而举世瞩目的公会。哀绿还向她父母炫耀了她那顶尖暗牧的输出数据,好说服他们让她一门心思地备战副本。“这给我妈的印象很深,她说我是有天赋的,应该去闯一闯。”她回忆道。

  告别了她的魔兽生涯后,哀绿在2013年入坑炉石后又很快地获得了成功,取得了2014年黄金联赛的八强和首届中美对抗赛的亚军。她的才能自然引起了同为炉石先驱的Reynad的注意,后者便是TempoStorm战队的创立者。从商业角度来看,签下哀绿是顺理成章的事——在某一个地区内经营吸粉就已经很有价值了,而哀绿的亲和力和搞怪力可是全球通吃的。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有时她的活泼甚至会让我们忘了她还是个了不得的选手。TS战队的经理,同时也是炉石世界杯解说的Frodan就告诉过我,他们之所以签她还因为他们知道,她也是圈内最努力的选手之一。

  “哀绿首先是个选手,然后才是一个明星。她对自己的要求比一般的职业选手还要高。队里没有人练炉石练得比她多,有时候一练就是12-16个小时。这是可以从这些年来的比赛成绩里看得出来的。”他说道,“她还没拿到过一锤定音的冠军,但她已经在今年的几项赛事里名列前茅了。和队友Justsaiyan一样,他们都是发挥最为稳定的选手。在炉石里没有其他任何女选手有她这样的成功——甚至于说,她的成功在整个电竞领域的女性里都是最高的,而她这才只是刚起步不久。这足以证明她有多么敬业。”

  当然,弹幕水友并不总是那么友善的。和其他任何主流游戏的社区一样,炉石社区也有不美好的一面【比如围绕黑人选手Terrence而起的舆论闹剧】。如今回望哀绿15年加入TS战队时开始的直播生涯,早年间的直播里无疑充斥着更多的起哄戏弄。“我记得我第一次(在Twitch上)直播的时候,我可能就只看懂了10%的留言。”她说道,“所以我基本是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的。然后我就开始讲些我自己的故事,当然我的英语并不好。”

  广泛流传于YouTube上的那些她的精彩瞬间并没有那么光鲜。自然的,那些剪辑突出的是哀绿对扑面而来的西式梗的过度反应。“Kappa是什么?‘WediditReddit’又是什么意思?”她这样问道,疑惑地盯着聊天记录看,尽力地把每一个辅音都拼读出来。这时候又有新的消息过来了:“你其实是一个加拿大的抠脚大汉……对,我就是【MagicAmy梗】!”

  让这样一个英语都没学好的女子置身于Twitch水友的聚光灯下往往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哀绿从未气馁过,并最终把她遇到的这些文化冲击内化为她在网络世界中的个性的一部分。哀绿依然还是那个高水平的炉石选手,天梯登顶【如安戈洛伊始的奇迹贼】,在每个版本前都出新卡点评——但她同时也通过她天真烂漫的一面被西方观众灌输着异国文化——或者说得直白点,通过她居然肯相信美国人在独立日那天打赢了外星人的那一面。

  这些年来,哀绿还与同为前魔兽竞技选手的知名竞技场主播Hafu建立起了深厚友谊。她们一起开的直播充满了欢笑——开着女生的睡衣晚会,玩着贪得一逼的控制卡组。而当我问起Hafu她怎么看她这个朋友时她就如数家珍起来:“她绝对有在装傻,她比她平时看上去的样子要聪明得多。不只是在炉石上。我觉得她就是欢乐多。她就喜欢去吓别人,喜欢玩梗,喜欢拿梗反击回去。”

  然而当Hafu去哀绿那里做客时,哀绿那里的水友她可看不下去。这是一个游戏行业里成千上万的女性都面临的问题,可哀绿却并不把任何攻击性/歧视性的言论拒之门外,这让Hafu很是受不了。“我们经营直播间的方式很不一样,”她说,“在我看来她是广大女性的多么好的一个榜样,而当你放任水友如此口无遮拦,还觉得无所谓,这并不利于改善女性在这个行业里的生存环境。这事关整体社区的文化和素质。”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来自hafu的上传视频的截图

  Hafu的谨慎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自己就常年为这类骚扰缠身——但她也尊重哀绿另辟蹊径的选择。“这是她的自由,我们要求同存异。”

  当我问起TS战队层面对哀绿和水友间的关系有没有介意时,Frodan否认了这一点。“我们唯一的担心只是粉丝们不多给她一次机会。”他说,“如果你们能看得深些,你会发现她是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人,给整个电竞圈吹来一股春风。她不惮于谈论敏感的政治话题,她喜欢学习新的文化。为了打开别人的话匣子,她问得出劲爆的问题。很多哀绿黑并没能意识到,她是真的好奇,同时又在把这份好奇结合到她娱乐大众的能力里去。”

  他说得没错。哀绿并没有为人们对她的看法而困扰。她和我说,她的水友对她挺不错的,她还时不时地自主传精sha彩que集锦——也就是网络大触致敬她的那种神剪辑。有时候她也会唱歌,一开口就令水友们刷屏伤感,冠绝全Twitch。

  无论你认不认同哀绿的经营之道,她无疑是个“开拓者”。华语电竞明星的影响力往往仅限于华语区,而哀绿则在把自己的成功提升为跨地区的同时,还让自己的个性得以保留。所以哪怕确实是有人出于某些龌龊的原因去看她的直播,在这片自负的年轻人靠打牌赚钱的领域里,她的这种“外人身份”就是她最宝贵的财富。

  与此同时,哀绿也有变回唐海韵的时候,那是她在天真背后展现出的惊人智慧。我在和她交谈的过程中发现,哀绿谈及她在西方社区的经历时也同样风趣。

  在说起见到来自其他国家的炉石大神真人时:

  “我必须要说,我感觉所有的白人男人看上去都一个样。我没开玩笑,很认真的。我得上推特去查他们的头像才记得住他们谁是谁。”

  在说起中西方主播的最大区别时:

  “假如Forsen,Reckful和Reynad都能说中文,并且去中国开了直播,我一点也不觉得他们会很火,因为中国水友的偏好不一样。中国水友喜欢会自嘲的主播,喜欢主播怪自己而不是怪游戏。”

  在我请Frodan给我讲一个最哀绿的故事时:

  “有一次我去中国出差时在上海见了哀绿一面。我提了一句头发有点长了,但我美国的那个理发师还要好几周才休完假。于是她就带我去了一家她认识的理发店,还说要介绍我她最喜欢的一个理发师。那个理发店里的小哥们,怎么说呢……时尚品味很有趣。一开始我也没多想,直到那个理发师不停地夸我身材棒,还在给我洗头时不太得当地揉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哀绿把我带进了一家男同理发店。”

  哀绿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人。她的一面是天真无邪的少女,另一面又充满了狡黠。她在刻意和无意间游刃有余,在无辜大眼和戏耍傀儡间来回切换。这个游戏的职业圈里本来就充斥着可疑的金主和夸大的野心(连她的老板Reynad本人也是圈内最有名的怪咖之一),如今职业圈里能有这样一个初生牛犊的角儿,倒也是好事一件。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相比西方,主播和观众的关系在她此前待的那个圈子里也自成一派。她告诉我说,中国炉石最知名的主播是把他的水友称作“军师”的。“他打得好烂,真的好烂!但他会请教水友,让他们教他打。这样水友就感受到了他的亲和力。”她说道。和像Kripp的那种日常苛责水友比起来,这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在这种前提之下,哀绿探索西方社区时的困惑和惊叹也就好理解些了。如果你们也像她那样,并不来自这个如此愤世嫉俗、坐等天命、故作痛苦的圈子,你们也会觉得那些一打输就大惊小怪的人很不可思议了。哀绿失利后的那些推特缀着笑脸和朝前看的乐观,是我个人的最爱。

哀绿绮思访谈 做一个炉石里的逗逼女王

  竞技炉石的怨声固然有它们存在的意义,但偶尔看看这么泰然处之的人也不错。

  从头到尾我们的交谈都在刻意避开一个尴尬的问题。哀绿如今靠播游戏已衣食无忧,粉丝成群,和暴雪的关系也很不错。但她也曾在魔兽的高难度副本里日夜奋战。但她也在露脸出声,暴露她的蠢萌英语念法前就早已成名。那么,哀绿的女子力成就了她盘满钵满的如今,她的游戏技艺是否得到了忽视呢?

  “在西方,我感觉大家作为女性的我,而不尊重作为选手的我。但在中国,人们尊重作为选手的我,而不尊重作为女性的我。”她说道,“在中国,人们往往对女性恶言相向。他们会说‘你很丑,你很胖’。当人们说起我时,他们会说难听的话,但他们仍然认可我打得不错。但在西方恰恰相反。大家反而觉得‘她很可爱,但她打不来游戏’。”

  “你对此意外吗?”我问道。

  “我觉得全世界的人一般都没有在认真对待女性,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罢了。”她总结道。

  问完这最后一个问题后,哀绿像是松了口气。这可不像是她在直播上常说的事情,甚至在游戏圈打拼完一辈子之后再来呼吁这种平权的事,也依然会很糟心。但我个人是希望她能继续谈论这些问题的,因为她身上有着颠覆性的力量*。哀绿谁也不怕。这个年轻的中国女人闯荡西方炉石圈时连听我们的梗都费劲,而她也在这一路上渐渐找到了足以回击游戏业男权的话语。炉石圈的汉子多半粗俗,哀绿并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也许有的人会为了找个人取笑一番而步入她的领域,但在短短20分钟的交谈之后他们就会发现,他们自己才是一直被她嘲笑的对象。

  【*注:当本文在网上引发哗然之后哀绿曾录过一段视频,就“受尊重的选手/女性”这一点进行了详细的补充说明。在这段视频里,哀绿举例说明了中西方的差异后还强调说,她并无意把事情上升到女权的高度,只是展现出中西方的差异而已,其实她玩游戏时只是作为一个中性的人,并不刻意以女性自居。】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